傅冬菊的丈夫是谁 傅冬菊晚年生活凄凉

2017-09-26 09:21      来源:浙江一号      点击: 次      关键字:傅冬菊,的,丈夫,是,谁,晚年,生活,凄凉,傅冬菊,
 

  傅冬菊的丈夫周毅之也为北平解放作出了贡

  今年是北平和平解放60周年,1月19日起,北京市档案馆举办“北平和平解放史料展”。看过的人纷纷传说,4位“功臣”——刘厚同、何思源、傅冬菊、阎又文的照片放在显著位置,于是我也去看了,主要是想看看傅冬(即傅冬菊)——我的老师和同事,她在久历与病痛的抗争后离去不久,我要知道历史已经在怎样评价她了。

  我在展览上看到了她青年时代的一张照片,大概就是她在平津大战中来到父亲傅作义身边那个时期拍摄的。她住进中南海,劝说这位擅长守城的父亲停止战斗,保全古都。

  对这张照片我是陌生的,我熟悉的是晚年的傅冬。在之前我熟悉了傅冬菊的丈夫周毅之,我们都有过在云南生活的经历,很谈得拢。周毅之也为北平和平解放作出了贡献。他是妻子的入党联系人,随后将傅冬送进中南海,他在外边接应。由他介绍,我认识了傅冬,没有想到不久后我们就在同一个部门工作了。再后来,她离休了,多年春节都由我上门慰问,平时常有电话联系。

  进入晚年,她看来是很静默的人,不愿意说起自己,尽管说起她的人很多。近年来有表现北平和平解放的影视剧作《平津战役》、《开国大典》等,眼下北京电视台在播放连续剧《战北平》,人们会在傅作义将军身边看到年轻时的傅冬。在当时,有不同系统的若干位中共地下党员在傅作义身边,傅冬属于中共北平地下学委“南系”,受学委负责人佘涤青、后为崔月犁领导,她将父亲对时局的看法乃至每日每时情绪的变化,不断报送地下党情报系统。

  北平和平解放,傅作义将军当然居功至伟,人们也不会忘记他的长女傅冬——北平和平解放女神。

  傅冬向我说起,她对父亲有一个认识的过程。傅冬1924年出生在太原,母亲张金强是傅作义第一任妻子。傅冬从小在太原长大,1937年抗战全面爆发,侵华日军逼近太原,母亲带着小儿女辗转来到西安,后到重庆,傅冬考入了迁移到此的南开中学,并于1942年考入昆明的西南联大,攻读英语专业。她在西南联大加入了中共外围组织“民主青年联盟”(民青)。那时,她已经积极地参加了进步学生运动。在整个抗战期间,因战场隔绝,她和远在河套地区坚持抗战的父亲没有见面。

  傅冬永远不会忘记在昆明参加进步学生集会的那次经历,军警赶来驱散学生,她在急奔中崴了脚,蹲在地上一时难以挪步。一个男青年飞跑过来,扶起她转入小巷。从那一刻他们熟悉了,他就是傅冬的终生伴侣——越南归侨、西南联大新闻系学生周毅之。

  傅冬更没有想到的是,1947年初秋在天津《大公报》当编辑时,地下党员李定通知她,写好自传,有人持一张报纸来找她,然后履行加入中共地下党手续。傅冬在指定时间写完了自传,就在屋里等着。有人敲门,打开一看是周毅之。傅冬大失所望,正想说:“你怎么这个时候来了?”却一眼看到了周毅之手持作为暗号的报纸。她跳了起来。

  又过了将近一年,傅冬被派往父亲身边,那是她一生中最惊心动魄的时刻。

  当傅冬向我谈起这些事情的时候,硝烟和欢呼都已经远去,老伴周毅之也先一步走了。傅冬的心早已归于平静,上面那些事情,是她点点滴滴、断断续续述说的。我希望她完整地向我说一遍,她没有答应,说自己在北平和平解放的大事业中是一个普通人。而她本人还是在以后的岁月里,才逐渐加深了对父亲傅作义的了解和理解。

 

  傅冬菊有几个儿女 关于傅冬菊的丈夫 有几个儿

  傅冬菊1922年出生在山西太原,是傅作义的第一个孩子。抗战时期,傅作义坚守绥远,傅冬菊跟着母亲来到大后方重庆,由于傅作义两袖清风,傅冬菊和母亲及弟弟妹妹在一个寺庙里过着清贫的生活。为了不让父亲操心家事,安心在前线抗敌,身为长女的傅冬菊从来不向父亲写信要钱,而是平时给报社写稿,靠稿费补贴家用。

  傅冬菊在重庆南开中学读书的时候,就参加了中共南方局领导下的进步组织"号角社",还曾受到周恩来接见。1941年,傅冬菊高中毕业,考入昆明的国立西南联合大学,攻读英文专业,在大学里她加入了中共外围组织 "民主青年联盟"。

  1945年傅冬菊大学毕业后,应聘进入天津《大公报》成为一名记者。傅冬菊这样一位风度翩翩的名门闺秀,自然有一些阔少之辈追求,她非常厌恶这种无聊的应酬,选择在副刊当编辑,减少抛头露面的机会

  此后,《大公报》副刊上经常刊登一些别人不敢登的进步文章,傅作义感觉到女儿很可能受了共产党的影响,就让当时担任北京大学校长的胡适给她办了护照,劝她出国深造,傅冬菊对父亲说:"在国内,我可以为国家做许多事情。"最后,傅冬菊说服了父亲。1947年11月,傅冬菊在天津加入了中国共产党。

 

  傅冬菊晚年为何悲惨 傅冬菊丈夫周毅之简介

  “文革”期间,傅作义女儿傅冬菊被作为“阶级异己分子”给揪出来,并且受到了残酷的批斗,还带上了反党、反毛主席的帽子。其主要原因便是他去探望自己的父亲。当时自身难以保全的傅作义对她说:“从今往后,你不要再来了。”傅冬菊这一个解放北平的大功臣晚景很凄凉,病困交加,一直到2007年才逝世。

  傅冬菊1922年出生在山西太原,是傅作义的第一个孩子。

  傅冬菊在重庆南开中学读书的时候,就参加进步组织“号角社”,还曾受到周恩来接见。1945年傅冬菊大学毕业后,应聘进入天津《大公报》成为一名记者。此后,《大公报》副刊上经常刊登一些别人不敢登的进步文章,傅作义感觉到女儿很可能受了共/产/党的影响,就让当时担任北京大学校长的胡适给她办了护照,劝她出国深造,傅冬菊对父亲说:“在国内,我可以为国家做许多事情。”最后,傅冬菊说服了傅作义,留在父亲身边。

  1946年国共谈判破裂,党的生存发生危机,急需了解蒋介石的全面部署,傅作义将军当时是华北地区的最高指挥官,经常去南京开会,从他入手无疑是一办法。24岁的傅冬接受了组织布置的任务,回北平“看望父亲”,准备窃取傅作义寝室保险柜里保存的所有最重要机密。虽然傅作义开保险柜从不回避女儿,傅冬也知道保险柜的密码,但保险柜的钥匙,装在父亲的上衣口袋里,白天不离身,晚上放在枕头下。

  为了拿到这把钥匙,傅冬把脑筋动到同父异母的五岁小弟弟身上,她买了几块价格昂贵的巧克力糖和小弟弟做了一笔交易,让他从父亲上衣口袋取出钥匙交给她。傅作义下班回家,得宠的小儿子爬到爸爸怀里,撒娇要爸爸讲故事,并乘机拿走爸爸上衣口袋里的钥匙,交给了大姐傅冬。

  就在傅作义又去开会时,傅冬进了父亲的卧室,用密码和钥匙打开保险柜,拿起照相机,将最重要的军事材料拍摄下来。随后,把钥匙还给小弟弟,让他放回父亲的上衣口袋。任务完成后,傅冬又送他几块巧克力,并让弟弟拉勾发誓,保证永远保守这个秘密。组织很快得到这个胶卷,称之为“这是解放战争初期最重要的军事情报”。傅冬出卖了父亲,也出卖了国民政府。

  傅作义对解放军并无幻想,后来,解放军逼近北京时,是否把华北和六十万军队交出,这个责任感和现实状况使傅作义心情非常矛盾,他痛苦到“经常自己打自己的耳光,以头撞墙,咬火柴头想自杀”。而傅冬不但无动于衷,而且着急催促父亲赶快投降。

  1948年10月,傅看到大势已去,便密电求和。由于女儿的出卖,党对他的情况了如指掌,自然不理。相反,11月,林彪率130万大军入关,直逼京津。直到打下天津后,才正式接受傅的求和。

  1895年6月27日出生的傅作义,1974年4月19日在北京医院病逝,终年79岁。

  33年后,2007年7月2日,他的长女傅冬也在北京医院去世,终年83岁。

  傅作义去世后,人民日报社资深记者傅冬住的是二十几年没有装修的老房子,只有布面沙发等简单家具。虽说顶着“离休干部”的名义退休,但她和那些真正得实惠的“离休干部”相比,什么也没有。她一直病病疡疡,有限的那点退休金除了大量开销用于吃药,还要支付保姆的工资。去世的前几年,政府要房改,机关事务管理局工作人员几次向她催要房款,她竟拿不出钱来买房。

  傅冬,应该叫她傅冬菊,这才是父母给她起的名字。年轻时,对理想着魔的傅冬菊舍弃了父亲为她安排的出国留学、背叛了疼爱自己的父亲,成为组织安插在父亲身边的一名特工。傅冬菊临终那年是2007年,此时她已经卧床两年多,贫困交加,当年求她办事的许多人早已身居高位,哪个人说句话都能够改变她的处境,但直到临终也没有人去看望她。

  她曾说,想写一本父亲的回忆录,但最终没有动笔,她说现在才发现自己对父亲的了解实在太少了。她还说,随着岁月的流逝,她慢慢的可以理解父亲当年的做法。但已经为时太晚。1984年,人民日报记者金凤曾对傅聊天说:“傅将军的一生是很值得写的……”傅打断了她的话:“茶已凉了,要不要我给你冲点热水。”

  北平和平解放以后,傅冬菊回到天津,她的笔名一直用"傅冬",此后很少有人知道她就是傅作义的女儿傅冬菊。《大公报》停刊后,她随二野刘邓大军南下,成了一名战地记者。1951年,她调到《人民日报》当记者,继续从事自己喜爱的新闻专业,1952年与同事周明结婚,育有三个女儿。

最新消息