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 首页 > 新闻 > 社会 >   夜莺星云小说 > 正文

夜莺星云小说

2018-03-13 10:00      来源:浙江第一城综合      点击: 次      关键字:夜莺,星云,小说,夜莺,星云,小说,最新,章节,

  夜莺星云小说最新章节

  这里是什么地方?漫长没有尽头的湖水,昏暗的天空,死寂的湖面,窒息的感觉。没有任何生迹的世界。

  可是为什么没有任何的恐惧质感呢,反而是有一种亲切之感呢?

  “弱水三千,只取一瓢”,也不知是谁说的,龙影中突然飘来那么一句,冥界的弱水河畔,三千弱水,无浪无波,如明镜的湖水中隐约显出一张模糊的脸。

  “逍遥”龙影中飘来熟悉的声音,却想不起是谁。

  “逍遥”,高亢、浑厚的声音使她无法呼吸。窒息的痛苦,无奈的挣扎。

  “逍遥”,逍遥绝望的抬头,看到他绝望的,不甘的眼神,以及搀杂着的几分柔情。

  惊愕无语的刹那,涛声起,浪如山,似乎要将一切都吞没。他的身影随着浪的拨动消失隐去,“太子殿下”逍遥喃喃自语,无限悲痛,任弱水肆意将她吞噬…

  “太子殿下!”逍遥呼喊着从梦中惊醒。

  “遥儿,又做那个梦了吧?”耳畔传来母亲关切的声音,逍遥点点头。

  母亲轻轻地抚摸着她的头,“继续睡吧。”

  逍遥,生于烟花之地,不知父亲是谁,自小与母亲相依为命。至于为何取逍遥这个名字,据其母所述,乃是一道士所赠。

  犹记得逍遥出生那日整个世界都在不停的下雨,仿佛她的出生遮住了世界的阳光,所有黑暗灾难都将会接踵而来。这雨下了三个月,知道那道士来为她取了这名讳,逍遥,应该是重现光明吧。

  逍遥生得出落红尘,不食人间烟火,在这长安城中那是艳压群芳。虽出身青楼,不少名家工公子都争着上门去提亲,逍遥却一一拒绝了。有人说,如此之人志不在此,红颜祸水,可又有谁知道,她来这世上,只为等待一人而已。

  夜莺星云无弹窗

  逍遥的美貌,逍遥的一枝独秀,很快就传到了宫里。就连天子也换下龙袍,着上素装,只为一睹逍遥的芳容。因此圣旨下,她贵为皇妃。接过圣旨的那刻,逍遥冷冷一笑,将它丢入了火盆之中。抗旨不尊,触怒天颜,九族之罪,祸及亲朋;逍遥母女无奈,只得隐于深山,从此不问红尘。

  荣华富贵唾手可得,逍遥不要,株连九族,血洗了半个长安,逍遥无言以,以至整个长安的烟花之地在一瞬间成为回忆。为何,她也不知如何去答,难道就因为一个梦靥?或许她是不想成为宫中斗争的木偶;或许,她在等,等那个令她魂牵梦萦的人,只是一个梦,一个反复出现的梦,竟令她如此执着的等待。

  也不知过了几年,逍遥渐渐的发生了变化。受山间日月之精华,逍遥竟学会了腾云驾雾之术,容颜也不见衰老,反而更有龙影韵了。山上与世无争的生活让逍遥安乐自在。只是母亲的死有些离奇。逍遥记不得为何她突然离去,发现她的尸体的时候,已经被野兽咬的十分凄惨。这山上的妖众都和睦相处,更不会有野兽出来伤人。逍遥怎么也想不出为何,生死各安天命,逍遥也只好节哀。

  不知又过了多少春秋,草庐里早已物是人非。偶尔逍遥也会下山去走走,世道的变迁真是快,短短时日早已改朝换代。依旧是长安,这个让她留恋的地方。

  一个人独自走在街头,感叹长安不管经历多少年,繁华依旧,帝都不愧是帝都。还记得当年多少人头因她而落,血洗了半个长安,可如今又有谁还记得。那烟花柳巷还是依旧书写着帝都的繁华与沧桑。

  身后传来浓重的杀气,逍遥回首之间一位老道士正持剑向她奔来。

  “妖孽,还不快快受死!”道士的一吼吸引了不少人驻足。

  “你是谁,为什么说我是妖孽,我今日才来这里,又何来妖孽之说?”

  “修的狡辩,还不拿命来!”

  “好不讲理的道士!”逍遥有些恼怒正与欲动手。

  “师傅助手,这女子如此不经红尘,又怎会是妖孽呢?师傅是不是捉妖心切,被妖蒙了眼啊?”

  夜莺星云最新章节内容 txt

  “公子,可是……”那道士也无法,只好作罢,望着逍遥愤愤离去。

  那公子是谁,为何这般熟悉呢?逍遥回首,淡淡一笑,有种凄然。

  偌大的长安,除了百年前的记忆,已没有她的容身之所。起身,踏上云端,除了那山林深处,竟没有一处令她安身之地。方城山,传说是大神女娲的故乡,也许也只有大地之母才会收留我吧。

  方城山亘古了万年的历史,逍遥觉得也只有这里是她的安身之所,妖孽,想不到自己竟然活了那么久了,是妖孽也不奇怪啊。逍遥苦笑,也许自己早就不该活在这世上了,可是心中却强烈的要下山,去找梦中人的足迹。夜夜梦回,对他的思念越来越深,你在哪里,太子殿下。

  “都活了一百多岁的人了,怎么还是只知道想男人啊?”

  “瞳菱,你怎么有空来看我啊?”

  “怎么说你还是我的救命恩人呢,毒蜘蛛又伤人了,这回是个道士,我怕……”

  “我知道了,这就去。”

  山林中,一个道士倒在地上,龙影逝正要吃了他。

  “龙影逝,住手!”

  “逍遥,你又来碍我的事。”

  “龙影逝,他是道士,要是把道士引来了,少不了一场腥龙影?”

  “你总有你的理,算了,谁叫当年你救了我们,他的命给你!”说着龙影逝就消失了。

  “你醒了?”

  “你?妖气?”

  “没用的,我封了你各处穴道,先吃东西吧”

  “是你救了我?”

  “我不过是在山林里恰好遇上,把你捡回来罢了。我叫逍遥,你呢?”

  “末尾。”

  数日过去了,末尾的伤也好得差不多了,看着房中熟睡的末尾逍遥心想,也该送他下山了。

  月光透过窗子爬进屋里,爬到末尾的脸上,顺着月光勾出的轮廓,逍遥细细地看着他的脸。这是她第一次如此细致的看他,突如其来的亲切之感,不知不觉嘴上露出了一抹微笑

  “笑什么那?”末尾醒过来看着她,月光中的她有种水样的美。

  水映的眸子里闪过几许惊慌,有些不知所措。末尾突然抓住她的手,深情的望着她,

  “逍遥,跟我下山,好吗?”

  下山?好遥远的词啊,好久没有人叫自己下山了,除了娘在世的时候偶尔念到之外。自己也是偶尔才下去走走,就算下的山来也觉寂寞,那早已不是他的世界。

  “我知道,百年来你几乎很少下山,对于山下的世界也很陌生

  “呃?”

  “你知道吗,山下的人都说山上住着仙女,每当他们有难的时候她变会下山帮助他们,说的应该是你吧?”

  “啊?我不经常下山啊,只是偶尔为之,有那么夸张吗?”

  “逍遥,现在天下割据,我需要你的帮助,平定天下,下山帮我好吗?”

  “我,你要我做红颜?亦是祸水?”

  “你助我平天下,我帮你找你要等的人。”

  逍遥怔怔的看着他,半响点下了头。

  是红颜亦是祸水,当年的她不想成为工具,毅然看着血洗长安也不愿进宫为妃。如今又是为何居然答应甘为棋子,沦为工具。逍遥自己也想不明白,或许是那句“帮忙找我要等的人”有太多的诱惑力,或许是自己已经不想离开他了。他的举手投足间的确有自己熟悉的味道。

  “在想什么?”

  “看月亮,等日出。你说,你会不会是我要等的人?”

  末尾语塞,傻傻的看着她,若有所思。

  “其实我所记住的只有他的眼睛,尽管夜夜梦回。以我的能力可以窥探前世今生,可是我连他的前世他的过去都不记得。”

  “时候到了,自然一切都明了。”末尾安慰道。

  逍遥不再看他,看着那惨白的月出神,仿佛月亮里有他的身影,太子殿下,我要怎么才能找到你呢?

  末尾望着逍遥,这样的女子怎么可以埋没在深山呢。如此女子,难怪会令那人梦回千年,今此我便把她送你,梦鹏。心中隐隐的酸涩。

最新消息