三步上篮张鼎鼎
当前位置: 首页 > 新闻 > 社会 >   三步上篮张鼎鼎 > 正文

三步上篮张鼎鼎

2018-04-14 09:42      来源:浙江第一城综合      点击: 次      关键字:三步,上篮,张鼎鼎,张,鼎鼎,《,三步上篮,》,分,

  《三步上篮》 分节阅读

  于磊从小是在“傻瓜”、“笨蛋”的嘲弄中长大的。

  于磊是他爹于跃进偷生来的,为了生他,还被罚了三千块,八八年的三千块绝对抵得上九八年的三万了。

  可以说,这三千块是拼凑过来的。但生了个大胖儿子,于跃进就满足了,认为这三千块罚的值,哪知道这满足也就满足了不过三年,从那以后,于跃进夫妇再也无法用“男孩发育晚”来安慰自己了。

  于磊,是真不聪明。

  不聪明的于磊上了小学倒也凑合,这孩子虽然傻,但刻苦、勤奋。六柒岁的小孩有几个不爱玩的?有几个不是家长吼着才坐在书桌前的?

  于磊从不用。

  放了学他就乖乖的回家,乖乖的做作业,他也知道自己不聪明,所以别人写一遍的,他就写两遍、三遍。

  小学的东西毕竟是没有什么难度,因此在四年级之前,于磊的成绩都还能保持着中上游的水准。

  于是于家夫妇又安慰自己:“笨鸟先飞。”

  这笨了,但刻苦,总能有出息的。

  《三步上篮》 分节阅读第一章

  可是到了四年级,数学开始复杂化,于磊又不行了,什么阴影部分的计算啊,什么公式概念啊,虽然他能把后者都背的死死的,但用到计算上就不行了。

  不过好在他语文还不错,再加上数学考试也有很多部分是基础知识,所以,他还是顺当的毕了业,并在摇号的时候被摇到了一所不错的中学——十二中。

  进了中学,于磊更刻苦了,但他的成绩却是直线下滑,到了最后,连他的班主任郑芳培上课的时候都不敢看他,她怕自己眼中的怜悯刺激到这个刻苦的学生。

  怎么说,郑芳培也教了四五年的学了,带过几百个学生了,还真没遇到过于磊这样的。

  的确,有的学生是比较机灵,一点就透,有的比较笨些,需要多耗费时间。但总的来说,只要用功,就会出成绩。但于磊是个例外。

  三步上篮张鼎鼎txt 无弹窗

  于磊的用功,那是所有的老师都承认的。但是,就是不怎么出成绩。文科还好,只要是死记硬背的,他都能记下来。但理科就一塌糊涂了。完全不知道公式定律怎么用,一个最简单的二次方就能错的一塌糊涂。

  在初二上学期的时候,郑沛芳找到于跃进,说:“你家于磊,是我见过的最用功的学生,但他可能就是在学习上不开窍。当然我不是说他傻,我是说,咱们做家长老师的总要给他找一条他适合的路。要不,你们看看他对什么技术感兴趣?或者说有某方面的特长?他现在还小,还来得及。”

  于跃进听了这话,又是感动又是绝望。感动的是,郑沛芳是真操心自家儿子,绝望的是……连老师都这么说了,他过去想的上大学考研究生,乃至出国留学恐怕就彻底是梦了。

  回去后,于跃进和自己的老婆徐慧玲商量,还找来了学习成绩好的女儿于咏一起讨论于磊之后的路。

  讨论来讨论去,发现,于磊只有两条路,一,就是学一项技术,第二,就是做特长生。

  头一项,于家两口子先否决了。他们两个都下岗了,目前靠贩卖水果维持家庭,几乎可以说是没有任何门路的。于磊以后学到什么技术,他们也不能将他安插到电厂、空分厂这样的好地方。

  到最后八成还是要到街边的铺子给人家帮忙,以后就算是有了几分能力,攒了点钱能自己开铺子,以自家儿子的脑子……也很是问题。而要说在小店里当一辈子的帮工,那也太没出息了——那还不如跟着他们一起卖水果呢!

  至于说特长,美术钢琴之类的是不想了,连最聪明的于咏都没这方面的天赋,一天不说一句话,不推一把就不知道动的于磊更不可能了。

  唯一的可能就是体育。

  “就让他练体育。”于跃进一锤定音,“那傻小子不长脑子光长身体了,现在比我都高了!让他去练体育,以后说不定还能参加奥运会呢!”

  于咏对于自家父亲这样的乐观有些无言,但还是道:“让他练体育是可以的,但让他练什么啊。”

  “他还能练什么啊,当然是练跑步了,练跳高什么的,他还不见得会不会呢。”

  于咏沉默,徐慧玲虽然听丈夫这样说自己儿子有点不舒服,但也要承认,的确,练跑步,恐怕是最适合于磊的了。

  三口决定了之后,就把这个结果告诉了于磊,于磊听了也没什么表示。

  于跃进急了:“给你说呢,你倒是有个反应呢。”

  于磊还是不吭声,于跃进急的向他屁股上踢了一下,徐慧玲连忙护着:“好好的打儿子干什么,石头,你说啊,你想不想练跑步?”

  “他想不想?他还有什么想不想的?他不想还能干啥?”

  于跃进作势又要打他,不过因为徐慧玲,到底没有落下手,于磊终于出声了:“我、我想上学……”

  他的声音很小,一开始于跃进没有听清,等他又说一遍,于跃进一时被气笑了。

  “你说什么?再说一遍。”

  “我想上学!”

  “兔崽子!谁不让你上学了?为了让你学英语,还给你买了五百块的复读机!给你专门买了书桌椅子,你倒说说,你学出什么了?啊?学出什么了?”

  于磊低着头不出声,于咏道:“石头,让你练跑步不是不让你上学,是为了你将来能考上学,你也知道,你的成绩……不是太好,若只是参加普通考试的话,恐怕是很难考上高中的,你做特长生,就有希望了。”

  于磊抬起头,看向他姐,于咏道:“真的,你要是练好了,说不定人家就不看你文化课的成绩,能将你特招进去呢。”

  “那我还能上学吗?我、我还是想学知识……”

  “当然能了,你该上课的时候还是要上课,只是每天拿出一部分时间练跑步。”

  于跃进在旁边道:“你就算学死!也考不出一百分!不练跑步,你就给我一起去卖水果!”

  见他又想发怒,徐慧玲一边阻拦,一边对于磊道:“石头,你好好想想,爹妈不会害你的,不过你要真不想,也不用勉强。”

  “他不想,还能想做什么?”

  在于跃进的怒吼中,于磊被于咏拉到了房里。

  于家只有一套两室一厅的老公寓,小时候于磊和他姐一个屋,前两年,于跃进在中间帮他们做了个帘子,于咏睡里面,于磊睡外面。

  于咏将于磊按到椅子上,道:“石头,咱爸的脾气是大了点,不过你也知道,他是真为你好。”

  于磊点头:“我知道。”

  “那你好好想想吧,不过姐也是赞同,你练跑步的。”

  于咏说完,进到了帘子后面,于磊在那边发呆。

  他知道自己不聪明,从上辈子就知道。

  对,就是上辈子,于磊不知道是怎么回事,但他很清楚的记得,自己上辈子的事。

  他记得上辈子他总是在挨饿;记得全村的大姑娘小媳妇天天练习番强,天天往脸上抹锅底;记得日本鬼子进村,他和村里的老人一起在村口迎接“太君”。举着小白旗,把平时舍不得吃的白面蒸成馒头,放在大盘子上给太君享用。

  他还做过一次举馒头的人,那是他第一次,那么近距离的捧着白面馒头,他一直在吞口水,但那太君连看都没看,就将他举的盘子给挑翻了。

  那时候他什么都不懂,不懂什么叫国仇家恨。他生来就没了娘,爹也在他三岁的时候死了,饿死的还是病死的他都不太清楚。

  小时候他是在二叔家长大的,那么多姑姑叔叔,也就二叔对他好,愿意养他,虽然他从没吃饱过,但他知道那不是二叔抠,是二叔也没办法,那时候,能吃饱饭的,全村都没几个。

  但是对他那么好的二叔却被日本鬼子打死了,只因为一个太君以为他是猪,想打了下酒,就那么一枪,在田里找野菜的二叔就死了。

  他还记得当初那太君嘟哝了一句,他不知道那是什么,但是他记得那太君身边的二鬼子对他们吆喝:“太君要肉,有鸡的赶快杀鸡,有猪的赶快找回来,别以为藏到山里就没事了,再不然,这个人,就是你们的下场!”

  没有半句道歉,没有任何赔偿,什么都没有,连村里的人也只能说:“你二叔的命,真不好。”

  命不好。

  那是村里人经常挂在嘴边的话,连二叔都经常说,那些能吃饱饭的,就是命好,像他们这种吃不饱饭的就是命不好。

  他的命不好。

  二叔的命,也不好。

  他应该认命的,可是,他总觉得,心里窝着什么。

  杀!

  杀!!

  杀!!!

  他想把那些拿着枪,叽里咕噜的说着他听不懂的话的日本鬼子都杀了!

  于是,在后来,他听到一个什么地方有能杀日本鬼子的,就跑了过去,跟着一帮像他这样的人来回奔波。

  一开始他年纪小,连枪都摸不到,但是他胆大,安土雷、引鬼子,他都能做!后来,他终于摸到了枪,还是日本鬼子的枪,是他亲手杀的日本鬼子的三八大盖。

  十三个。

  他记得很清楚,在那些年,被他用刀割的,用抢打死的日本鬼子一共有十三个。

  一个用刀割的,十二个打了头的。

  再后来呢?再后来,他就死了。

  他不知道自己到底是怎么死的,也许是被炮弹打中的,也许是被机关枪扫中的,或者,也被别人打了头。

  他只知道,自己一闭眼,就成了婴儿,被人抱在怀里,来回的晃悠。

  他弄不清是怎么回事,他一开始还以为自己是在做梦,一直到后来,他才慢慢的想,也许,不是梦,也许,是他投胎了?只是没有喝老人家所说的孟婆汤。

  他不知道像自己这种情况要怎么办,他也不敢对别人说。他曾听村里的老人说,那死而复活的,都是妖怪,他怕被当成妖怪,而且,他也一直很迷惑,自己到底是投胎到了什么地方?

  是神仙住的地方吗?这里的白面能随便吃,还有肉,还有水果,一个盒子里还有人在唱歌跳舞。但是神仙怎么又会生病?

最新消息