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 首页 > 新闻 > 社会 >   方鸿渐结局 > 正文

方鸿渐结局

2018-08-27 09:04      来源:浙江一号      点击: 次      关键字:方鸿渐,结局,《,围城,》,里,方鸿渐,最,后的,

  《围城》里方鸿渐最后的结局是什么

  钱钟书小说《围城》结局的四种续想

  一、 最唯美的结局

  方鸿渐与孙柔佳分居,并且很快离了婚。他无脸回家,怕方豚翁咒骂,也怕两弟媳妇讥笑。由于报馆的工作已经辞去,手头又无积蓄,渐渐地连房租也付不起。没有生活来源的方鸿渐很快就走投无路了。

  正在挣扎之中,赵辛楣从重庆来电,告知已经在国民政府的文化部为他谋好了一个职位,即日起就可赴任。方鸿渐犹如在绝望中抓到了一根救命稻草,卖了家当换了张散席船票踏上投靠朋友的路。

  对一个男人来说,一生中一个好朋友有时候远比一个好老婆管用。

  在离沪的船上,他想起了法国归途时的风光:坐的是二等舱,不仅鲍小姐捐了枕席,而且也有苏小姐象小鸟般地依偎在身边,左边荡妇,右边淑女,何等的得意啊!可是今日却是跟逃难的、流离的老百姓一起,混在臭气熏天,机器声隆隆不断的散席舱,悲从中来。时至今日才深刻理解了方老头子小时候常常说起的一句话:此一时,彼一时也。

  方鸿渐不敢到甲板上去,惟恐见到了熟人,面子上挂不住。因此在船上的这几天犹如蹲大牢,没有一刻是舒坦的。

  到了重庆码头,辛楣派了司机来接他。到了府上,辛楣几乎认不出方鸿渐了,两人不胜唏嘘。不多日,方鸿渐上任,惊喜地发现,唐晓芙早已经从北京某大学的政治系毕业,分配在文化部工作,现在已成为自己的顶头上司了,一副女政治家的雏形。

  做个国民政府的小政客让方鸿渐不胜无奈,但是能做自己昔日梦中情人的手下,实在是最大的安慰。唐晓芙小姐的追求者无数,有年轻的博士,也有刚丧了妻的中年部长,年轻有为的政客,也有勇敢的战斗机飞行员。但是,她的心里只有方鸿渐。

  一朝被蛇咬,十年怕绳影。方鸿渐对唐晓芙的热情是视而不见,不敢有任何的回应,误会不断,一对有情人是咫尺天涯不能相见。终于,在辛楣的撮合下,两人前嫌尽弃,终于走到一起。结婚后,他们决定辞去工作,移居法国。

  这真正是“渺万里层云,千山万雪,只影向谁去”的爱情意境啊。二十一世纪初,方鸿渐和唐晓芙都已经回国,膝下儿女成双。他俩不去清华,也不去北大当教授,而准备到搜狐做灌水一族。

  二、 最伤感的结局

  方鸿渐跟孙柔佳分居了,两人很少再见面。在姑妈的要求下,孙柔佳先提出了离婚。本来他们一没财产,二没孩子,离婚完全是可以不上法庭,而私下协议就可以的。但在女资本家、中国女权先驱之一的姑妈的开导下,选择了更为文明而理智的方式:上法院。

  方鸿渐也想马上离婚,但是不能应诉的理由令无数围城中的男女笑倒:他没有足够的诉讼银子,所以一直拖着。听说过一分钱难倒一英雄的,没听说过一分钱难倒一个想离婚的男人的。方鸿渐这回可是做了个天下第一了。

  离婚案旷日持久,方鸿渐却时来运转,找到了一份足以养活自己的工作,满怀信心地准备开始自己的新生活。不久,唐晓芙大学毕业了,政治系的高材生没到国民政府去“服务”,反而在上海一家大洋行做了一个翻译。她对老实而痴情的方鸿渐是念念不忘,终于在赵辛楣的帮助下,找到了已经搬到贫民区居住的方鸿渐。

  这样美好的重逢要是在人世间比比皆是就好了。见面时他们两人都是非常的局促,不安。好在时光的流逝拉进了他俩的距离,而爱情也在一刹那苏醒。唐晓芙无限深情地对方鸿渐说:“让我们重新开始吧。”

  方鸿渐面对着自己的心上人是无言以对,因为他还没离婚。所以,为了自己新的生活,他接受了孙柔佳要求离婚的诉讼请求。

  在两人上法庭前的那天,孙柔佳来到了方鸿渐的住处。看着他家徒四壁,孓然一身的落魄样,女人的恻隐之心油然而生。她决定今晚不走了,要用自己的身体安慰安慰这个曾经爱过的男人。

  那些曾经发生过的事自然的发生了。在缠绵的过程中,方鸿渐一直叫着唐晓芙的名字,让身下的女人遭受了最后的甜蜜打击。

  但是战时的法庭审理起离婚案件来实在是太慢了,过了一个多月也不见有任何结果。往日那些跟在孙柔佳屁股后要新闻的记者也早不见了踪影。她为了替方鸿渐省钱,就撤消了离婚诉讼。

  方鸿渐就跑到孙柔佳姑妈家见她,那是他跟她分居后的第一次。他质问为什么不离婚了。他心里可记着,唐晓芙那边可边催着要跟自己结婚呢。孙柔佳拿出早已经写好的协议书,要鸿渐在那上面签字。鸿渐从口袋里掏出笔,看都不看一眼准备写下自己的名字。终于,他还是犹豫了,因为他看到孙柔佳的眼里全是泪水。

  “怎么啦?”他问。

  她没回答,跑到洗手间疯狂地吐起来。姑妈家的那只狗又朝鸿渐尖叫起来,跑上来咬他。那个女资本家、女权先驱冷漠地说:“看看,狗见到你要咬。臭男人,自己的女人怀孕了都不知道,算什么呀?”

  方鸿渐离开了她姑妈家,手里紧紧拽着那份离婚协议书。在风中,他慢慢地把它撕了。碎片很快在风中不知去向。

  跟孙柔佳的婚没离成,他就不能跟唐晓芙结婚。而唐晓芙对方鸿渐也是非常的失望,很快离开上海,取道香港到美国去了,嫁给了当地的一个华侨富商。

  如今的方鸿渐已经是一个货真价实的家庭主男,全然没了法国留学生的风采,对孙柔佳经常性的“河东狮吼”也是见怪不怪了,她每天都会跟老搭子来上几圈麻将,天打雷劈也不改变。

  他们的孩子今年已经有二十多岁了,那小子不仅搞网恋,同时也在搜狐长期发贴灌水,不久前还被评为社区十大高之一。

  三、 最革命性的结局

  孙柔佳与方鸿渐很快就离了婚。方鸿渐因为找不到工作,只好到码头去打工,从此开始认识到挣扎在社会最底层人的生活,身上那些富家公子的习性渐渐得到改变。

  在码头干不了多长时间就被工头辞了,原因是他不能胜任那活,效率不高。在此期间方鸿渐跟一码头工人建立了友谊。起初还不知道他是地下党,后来,在一个风高夜黑的晚上,在军统特务的追击中,方鸿渐收留并救了他,于是才明白他是共产党的干部。

  《围城》中的方鸿渐的结局是不是被孙柔嘉刺死

  在方鸿渐的长叹短嘘中,他发现这小子还是比较正义的,能坚持三个代表的思想,是个反日派,同时也不亲美。于是就跟方鸿渐说起了延安的事,劝他不妨到那里去施展自己的才华和发挥爱国热情。

  方鸿渐真的就去了,在那入了党,成了鲁迅文艺学院的一教师,参加了延安文艺座谈会并做记要。几年后,他随南下的解放军进入了上海,在街头的人群中,他发现挤在其中的孙柔佳。方鸿渐跑到她前面,敬了一个不怎么标准的军礼。孙柔佳拉过一个年不满六岁的男孩子,教他叫方鸿渐为“叔叔”。

  文革中方鸿渐受到了一些牵连。但是如今一切都过去了。现在的方鸿渐已经离休,享受副部级待遇,独身至今。赵辛楣和唐晓芙都曾经从美国和台湾赶到上海来看他。

  留给唐晓芙和赵辛楣唯一的印象就是方鸿渐家中墙上的老式自鸣钟,到点了依旧是铛铛地敲个不停,仿佛在讥笑时间的落伍和岁月的无情。

  四、 最悲剧性的结局

  跟孙柔佳的婚姻是结束了,但是方鸿渐悲惨的命运才刚开始。在上海,他是四处碰壁,不仅找不到工作,而且还被人侮辱。而侮辱他的不是别人,正是苏文纨和孙柔佳。她们一个成了呼风唤雨的阔太太,一个成了身价比物价还涨得快的资本家的干女儿。她们在街上遇到方鸿渐,就象遇到一只狗一样地瞧不起。

  李梅亭从三X大学回来后就一直在上海做药品生意。赚了不少钱,身边的粉头是一天换一个,但眼睛总是白珠子多,黑珠子少,看到寡妇鼻子就伸得老长,他有这样一个独特的功能。他看到方鸿渐那么落魄,就忘记了昔日他对自己的成见,想请鸿渐到他的医药公司做管家。没想到方一口就拒绝了。伯齐、叔夷不食周粟,他当然要不食李粟的。

  他最后想到的还是赵辛楣。他俩因为苏文纨而认识,并因此成为“同情”兄。在三X大学同事了一段时间,表面看来他们的友谊是种“莫逆”之交,但是,赵辛楣其实是从心眼里瞧不起他,尤其是娶了太太、爬上局长之宝座后,心情大变,对方鸿渐的就远不如以前那么热心了。

  读了方鸿渐从千里之外寄来的求助信后,赵辛楣显得很泛泛,不屑地对夫人说:“这自不量力的家伙,还以为自己是谁啊?找个事做那么容易吗?”赵夫人非常的贤惠,她回答:“上个月你不是帮人找了好几个工作了吗?这人既然是你朋友,不妨帮帮吧。”赵辛楣说:“可那几个人都是某某部长介绍的,不帮能行吗?”“既然你根本不认识的人都可以帮,那么几年的朋友为什么就不可以呢?”

  怎样看待方鸿渐和唐晓芙的结局

  就这样,在赵夫人的坚持下,赵辛楣终于在重庆为方鸿渐找到了一个职位。只不过方鸿渐做梦也不会想到,这竟然不是因为朋友的仗义,而是因为一个女人的善心。

  在重庆,方鸿渐是一个毫不得志,谁也不认识,谁也不尊重的小人物,官僚们的出气筒。赵辛楣对他非常的客气,但在方鸿渐眼里不过是冷漠和疏远,相反,善良的赵夫人非常地同情他,这也成了他唯一的安慰。

  方鸿渐非常后悔来到重庆,这次投靠朋友针对把自己一向很看重的人格也丢掉了。在一次酒后,方鸿渐竟然厚着脸皮向赵夫人表示了爱意。她理所当然地拒绝并叱骂了方鸿渐。骂他的话很简单,只有六个字:朋友妻,不可欺。

  苏文纨和孙柔佳在上海倒成了密友,当唐晓芙和国民某部的青年政客要在重庆结婚时,她们结伴来渝凑热闹。在灯红酒绿的婚宴上,两人同时向赵辛楣问起方鸿渐的下落,口气中全是不屑和讥讽。赵辛楣一如既往地用抽烟斗来掩饰自己的尴尬,回答说:“方鸿渐博士嘛,最近是很长时间看不到他了。”

  赵夫人冷冷地看着他们,说了一句:“女士们,先生们,方鸿渐先生,不管怎样,在我看来,他是个好人。”

  而他们所说的方鸿渐此刻正站在高高的长江岸上,面对滔滔动去的江水,他决定要奋力向下跃去,结束自己的生命。是的,他跳下去了,没人注意到有人落水了,在那样的一个时代,那样的一个环境,死个把人算得了什么?

  不过,如果方鸿渐在窒息前能听到赵夫人的话,那么,他在九泉之下应该是不会寂寞的。

  因为她是他的知音,人生能有一个这样的人,足也!

最新消息