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 首页 > 新闻 > 社会 >   归路十里 > 正文

归路十里

2018-10-11 09:26      来源:浙江一号      点击: 次      关键字:归路,十里,归路,十里,小说,休,与,山,位处,

  归路十里小说

  休与山位处偏远,乃七大神山之末。以其险要闻名。凡间小记中载:“若登其山,郁郁苍苍,如在云中,俯视溪谷,碌碌不可见丈尺。至天门处,仰视天门,胲辽如穴中视天窗矣。两从者登之,后人见前人履底,前人见后人顶,如画重累人矣。”虽是有凡人想象之所在,却也符合。

  相传,休与山乃是神仙们下棋游赏之时的处所。不知何时,却多了个休与派。据说,创派师尊乃是十神人之后,(上古卷载——“有十神人,名曰女娲之肠,化为神,处栗广之野,横道而处。”)一日途经此地,见其风光甚美,又因神魔之战战乱刚休,师尊不忍凡间百姓受战乱之苦,便开山立宗,山上有三峰,其中左峰设初真殿,右峰设玄坛殿,唯其中山峰,名醉颜宫,听说是为了纪念师尊的一个故人所起的名字。三尊之中,师尊却是头一位的。

  ***

  休与山麓脚下,因着此处乃是上山的必经之地。多是凡间修真之人来此,来来往往,却是多了个小村落。世居此地,倒也得山上的休与派相护。

  年年岁岁花相似,岁岁年年人不同。

  今日那路边的摊子上又多了两个人,因着此地特殊的缘故,人们对此也是习以为常。

  “三师兄,今日师父可是要新收弟子了,我与你却跑到这里来,回去可是要受责罚的!”

  “小师弟若是不放心,你大可以回去,只是你可就看不到接下来的盛况喽~”

  归路十里最新章节

  “不回去,这都出来多久了?现在回去岂不是就要承认我私自下山?初真殿的那帮家伙可不就等着找我们的麻烦?”三师兄此人,常常不知所云,是个出了名的浪荡公子,偏又长了那么魅惑人心的一张脸,连他都忍不住看上几眼!何况那些个女仙。话说,师父新收了个弟子,叫忍冬,明明来醉颜宫正值半夏,起这么一个名字,也是,怎么说呢?深觉不妥,三师兄却觉得这样的一个美人儿,有这么一个富有诗意的名字,还是极为相称的!可惜今日下山了,并未识得她长什么样,既能得三师兄一句夸赞,想来也是个不可多得的美人。三师兄这人,其想法,用大师兄那等正派人士的代表来说,简直大逆不道!不过他向来不知大逆不道是到了何种程度,只记得三师兄常说,什么仙妖凡圣,万万年后看来,不过是先要翻身。有人却深以为意,凡人一门心思想要修仙,长身不老,寻仙踪。不就有个帝王开了个先河,说自己遇见了西王母么?三师兄说,那些其实都是假的,西王母那样的,根本不能叫美人!大抵在三师兄心目之中,只有初真殿的那位师姐方能称得上是美人,进来他试了诸多的方法,依旧不能见上一面!他如今拉上自己四处招摇撞骗,不不不,是了解人间疾苦。本心里就是为了进一进那初真殿,看上一眼也是心满意足了。“师兄,您是真的觉得,咱俩这样不会被发现吗?我听说初真殿的人都很是厉害,就连大师兄都曾经吃过苦头,还有你以前被抓,罚了你好久呢?”

  三师兄一顿,手中的扇子停了又停,义愤填膺的说:“传言误人呐!我那分明是去看你师姐,竟然被说成这样 ,这群人就是吃饱了没事干,不求上进,不好好修行,偏要传人谣言。”

  “师兄是你说错了,还是我听错了”

  “都是假的,你还信,真是见识浅薄!小师弟,你莫不是来套话的?”

  “我没有,绝对没有,我怎么会是那种人呢?”再怎么说我也是个小神仙,声音逐渐弱了下去,希望三师兄没有听见!只因那日与初真殿新来的小仙打了个赌,他总说三师兄此人,看起来风流不羁,实则却是个道貌岸然的伪君子,与三师兄好歹有过命的交情,无论如何在外人面前,总要给他留些颜面!

  “快,那来了个客人,一看就是那种求而不得,以至于郁郁寡欢,求生不得,求死不能的,快去将他拉过来,我们听听他的悲伤,这样我的话本子里又多了一个可歌可泣,感人肺腑的爱情故事!”甚是好奇三师兄这么用句法,那位师姐是怎么忍住不揍他的?或许揍了也不足为外人道也。不过三师兄大概也没有什么神仙能够奈何得了他吧!就连下一任宫上,也就是我们的大师兄,在我看来也是打不过的。

  归路十里txt下载内容

  “那万一他是个断袖呢?是三师兄您想听的吗?”

  沉默了好一会儿“你是怎么看出来的?”

  在三师兄多年的教导下,觉得这分析也是极为有道理的!“他后面跟了一个男人,而那男人的后面又跟着一群男人,我觉得,这应该不是偶然!”

  “聪明,这条街人这么多,你都能看出来,果然深得我的真传,等等,那人好似有些眼熟,小师弟你在这坐好,待我前去打探一番。”说完就走过去了,三师兄你好歹把你衣服理一理!街上的人怎么看都觉得怪异,哎!

  “小师兄,你在此处作甚?”耳边传来甚是动听的声音。

  “我等人呢,不过你怎得唤我做小师兄?”恍一抬眼,这当真是个美人,三师兄常说那位初真殿的师姐是如何貌美,但是在下愚见,美人还是需要些气息的,像那位师姐那般不食人间烟火的,的却少有,初见时惊艳,往后更是难以忘怀的更是少有,偏眼前的这女子,皎皎兮似轻云之蔽月,飘飘兮若回风之流雪。都是一样的人间绝色,眼前的这个才是真正的祸水,大抵人间那些画本子里的妖精便是生的这个模样,不过,小仙却是往后才知,她的却是只妖精,还是只来头不小的妖精。

  “小师兄忘记了,拜师之前我们见过的,我是忍冬!”半夏之际来的忍冬!

  “记得的,只是那日在凡间多喝了酒,便让三师兄施了法,再有一众师兄的帮忙,是以未曾看清师妹,还望师妹不要见怪!”

  “不曾,小师兄,那边似是初真殿的师兄们,要不要过去打声招呼!”

  “什么???师妹,我就先走了,此处乃是有名的游玩之地,你慢些游玩!我先行一步离开!”这样弃她而去,会否不够男子气概,不行不行,断不能让那群人将她这般带回去,初真殿那老头,明明看起来乐呵呵的,实则却不是个好说话的。

  “师兄,你怎得又回来了?”

  “我们一起回去吧!”

  “好,还望师兄引路,我实则是个路痴”这这这,看来美人也是有缺点的!!她有些不好意思,我也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好。

  待回了醉颜宫,却是见到三师兄正与那位美人师姐说话,不知起了什么争执,那位美人气得拂袖而去。

  “怎么?你又惹她生气了?”

  “我不过是逗一逗她,整日里呆在那死气沉沉的初真殿中,你看她连笑都不会了,我就是看不惯她那样,我总觉得她生气起来,更美。”三师兄那厮,说完了还要笑一笑,这般风光霁月的样子,看着他这么不着调的样子,小仙还真是习惯了。

  “丧心病狂啊!”

  忍冬就这么看着,不说话,听到三师兄的话,也忍不住笑了笑,美人美景如斯,本仙也不枉来此,却觉得为何要站在他二人之间?算了,谁让他们都长得好看?

  “咦,小师妹,你为何会在此处?”

  “三师兄,我是与小师兄一起过来的,我对这里很是好奇便更了过来,若是打扰了三师兄,还望三师兄恕罪!”

  三师兄对忍冬的这一番说辞很是满意,看他那手中的扇子变化,就知道他定然又是拿了本仙与忍冬作比较。唔~初见三师兄那日,本仙君说的是什么?“山师兄,你这里也忒好看了,我就忍不住多看几眼,想来也是没什么的吧”那时本仙君尚不知是哪一句话得罪了他,他就使了法术,将本仙君丢在了后山,后来才知道,因着他的名字叫常山,与他那号称“休与山第一美人”相比,的却不甚入耳,自那之后,本仙君便不得再唤他与“山”之一字有关的称呼。

  一月后

  “小师兄,师父命我来传话,今日九离山有贵客降至,你最近还是不要下山去了!”

  “知道了,你可知三师兄今日去了哪里?自那日离开,便连续三日不曾听到消息,算了算了,想来你也不可能知道。你还是先回去向师父复命吧!”

  “小师兄,你为何寻三师兄?”

  “前些日子,我在后山藏了些东西,想来时间过了那么久,也该是时候去看看。”

  “小师兄一人可是不敢上休与后山?”这,断断不能让忍冬小瞧了本仙去。

  “不是,那东西既是三师兄与我一同放的,自然是要等他回来一起去,若是里面有着什么重要的东西,三师兄断不会让我私藏了!对了,你近来修行如何?若是不好也务虚担忧,初学之时,我亦被三师兄嘲笑了许久。”糟糕,一时情急,忘记本仙君眼前的这位是个有法力的,绝不是初时的自己。

  “小师兄生来就是仙胎,又岂会不懂法术?”

  “此事,师妹你快些回去,我先行离开。”大师兄正朝这个方向过来,本仙君才不想遇到他。用三师兄的话说,本仙君其它的法术不行,土遁还是无人能及的,至少他就没有遇见过比本仙君还要跑得快的神仙。

  “师妹,你小师兄他何处去了?”远处传来大师兄的声音,听得不甚清楚,只隐约识得一句

  “小师兄听说我已会土遁之术,唯恐我超过了他,他自己就先练练去了。”

  交友不慎!不,是师门不幸!

  休与后山,有一处乃是休与禁地,至于是哪里?本仙君也无从得知,记得那一日我看到了那树开的花甚是美丽,又想着三师兄已然使尽浑身解数,都无法想出一个能让那位师姐一笑的方法。便对他说了此事,不曾想他硬是拉了本仙君去往那里。

  “菩提树?听说九离山中也有一树菩提,千年前亦是开了一树的花,九离山弟子均说那树极有灵性,知那位尊上堪登神位,故相贺之!师兄,你说,那些都是真的吗?”

  “万物有灵,没准儿今日这树菩提恰是为我解惑而来。”

  “三师兄你还是不要再说了。”

  试问菩提当何如?随缘随遇亦随风!

  愿那日变为黑暗,亮光不照于其上,愿黑暗和死荫索取那日,愿密云停在其上;愿那夜黎明的星宿变为黑暗,盼亮却不亮,也不见早晨的光线。

上一篇:魔导师平台掉落
下一篇:血精灵坐骑

最新消息