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 首页 > 新闻 > 社会 >   残情狂君 > 正文

残情狂君

2019-04-15 13:10      来源:浙江一号      点击: 次      关键字:残,情狂,君,残,情狂,君,小说,今夜,月掩,星藏,

  残情狂君小说

  今夜,月掩星藏。

  人们手中炽热燃烧的火把,在这黑浓的夜色中显得异常诡异与明亮。

  木柴燃烧的焦味驱走了幽夜的芬芳,随风摇摆的火焰,此刻像条包藏祸心的毒蛇,不断地吞吐火红的舌信,似要吞噬所见到的一切。

  映着火光的五、六张脸庞,紧盯着眼前的茅屋,没有人交谈,空气中笼罩着一股极不寻常的氛围。

  远山,忽传来一阵狼嚎,其中一人的火把微颤了下,脸上晃过一抹心虚。

  「村长,再不动手,天就快亮了。」刻意压低的声音催促着。

  被称作村长的老者,脸上的犹豫被火光照得清清楚楚。

  「村长,咱们好不容易下定决心,为了大家的生计,这一把火非放不可。」适才说话的男子见村长似有犹豫之意,口气变得非常强硬。

  老村长低吁了口气,老眼看向火光下的五人。明明都正值壮年,却个个面黄肌瘦、已许久不知饱食为何物,空空的肚腹积压的不是米饭,而是长久的怨气,难道,这一切真是因为茅屋里头那孩子的关系吗?

  残情狂君最新章节

  「村长!」

  又是一声催促,老村长闭了闭眼,每多一声的催促,那孩子离死亡便又近了一步,这该怪谁呢?五年的干旱,的确是从他们母子到这里后才开始发生的,他看过那孩子数次,模样不坏,唯独那双眼,连他见了也心惊,难怪他们母子会特意选在离村子远远的地方居住,好避开人群。

  但无论怎么闪避,终究还是被村子里头的人撞见了。他还记得卖茶的林大郎惊惶失色、连滚带爬地到他这儿告状的模样,黑黝的脸上全是触目惊心的慌乱,随着他脱口而出的话,于是各种荒诞不经的传言传开了,从荒妖到狐怪,甚至是瘟神,什么样的猜测都有,简直将那孩子当成了妖怪。但随着时间的过去,对那孩子虽然还有些忌惮,不过先前那种莫名的恐惧已消失。

  只不过年年的干旱,不仅使得大人都吃不饱,连村子里刚生下的娃儿,也没有奶水可喝,或许是他们这些大人一口浑气没地方出,欺他们孤儿寡母,故意将这一切归咎在那孩子身上。其实,村子内的娃儿何辜?那孩子又何辜?只是众人决议已定,他也无力可回天。

  老村长再叹了口气。「里头真只剩那孩子一人?」

  「没错,那妖怪的母亲进城了。」

  「那就……放火吧!」老村长别开眼,不忍见大火狂燃的场面。

  随着第一把火划过黑漆漆的夜空,落到简陋的茅屋上头后,接二连三的火把追随在后,就像急于挣开束缚的蛇,勇猛冲向早已锁定的猎物。

  火烧起来了!

  茅屋上的稻草瞬间被吞进熊熊火焰中,哔哔剥剥的声音则是稻草被烧死时所发出的哀嚎。

  不甘,但无力抵抗,就像屋内的人一样。

  熊熊的火光直冲云霄,强势的风助长了火势,散立在茅屋四周的村民,是最无情的刽子手,竟可以冷眼看着一个孩子被活活烧死。

  「轰!」整座茅屋不到一炷香的时间,已被烧得焦黑,连支撑屋顶的粗木梁都倒了下来。

  一直默念佛号的老村长,听见这一声巨响,念得愈急愈快,彷佛极力要赶上那孩子已飘离的魂魄,好送他一程。

  此时乌黑色的云朵在天空聚集,空气中隐隐飘浮着水气,突然,一阵银白的闪光划破黑浓的夜空,大地一瞬间恍若白昼。

  雨,从稀落的一点一滴到交错无间的细丝,落在荒瘠的土地上。

  一时之间,所有人都愣住了,他们仰着头,让整束沁凉的雨丝落到自己干枯的脸庞上,除了不敢置信,更是喜出望外。

  「天啊,下雨了!真的下雨了!这是五年来的第一场雨啊!」每个人脸上都是湿濡一片,分不出是雨水还是喜悦的泪水。

  残情狂君txt下载

  「看吧,你们早依我的话,将那妖怪烧死,这场雨早就下了,我们也不会受那么多的苦头了。」没错,这次放火的提议是他提出的。

  他是村子里的庙祝李道,由于这场干旱让大伙儿变得穷困,连带地他主持的庙也得不到任何捐献;这次他会提议放火,是孤注一掷,若成了,他的小庙又会香火鼎盛;若不成,顶多是自己屁股拍拍走人,于他没有任何的损害;只是他没想到,烧死那孩子后,竟真的下雨了。哈,这一切真的是天意啊!

  「是啊!」如释重负的附和声不断出现。

  站在一旁的老村长,怔怔地望着被雨水打熄的火花,茅屋冒出了白茫茫的烟,一条人命换一场及时雨,难道上天真将那孩子当成祭品?非要夺走一条年轻的性命,才愿意降下久旱的甘霖,这场雨霖来得好血腥、好残忍啊!

  被众人簇拥的李道,志得意满,活像这场雨真是他所召唤来的一样。「村长,要是你早些同意我的提议,这场雨早在三年前就下了。」换言之,早在三年前,他就动了这个主意。

  老村长不发一语,仍是愣瞧着被烧得狼狈不堪的茅屋,突然他的老眼用力地眨了下,是自己眼花了吗?那坍塌的焦堆里,怎么好像有什么晃动了下?

  「走吧,大伙回去可以睡个安稳的觉了。」对老村长的反应,李道轻嗤了声,不想理会那无用的老头儿。

  「等等,还要请各位帮忙处理一下那孩子的后事。」老村长回过神,忙唤住要离开的众人。

  「啥?我有没有听错?」李道还故意搔搔耳朵,一副羞辱人的模样。

  「砰!」从众人背后突地响起木头坠地的声音,顿时引起众人的注意,他们瞠着眼,屏住呼吸地看着乌黑的焦堆里,慢慢走出一个身影……

  「一个都别想走。」冷冽的嗓音像来自阴间,挤压着众人的耳膜。

  有人脚软了,跌坐在湿漉漉的地上,骇然地盯着那少年的脸庞,那对眼珠,天啊!真的是妖异的红色,猩红得令人心惊,就像淬过鲜血的红色月亮,透着属于黑夜的凶残邪异。

  少年随手从火堆中,抽出一根被烧了一半的木棍,红眼迸出令人胆战心惊的杀气。「没烧死我,是你们的不幸!」他冲上前,在众人还未反应过来之际,手上烧红的木棍已没入了其中一人的身上。

  「啊──」凄厉的惨叫声,划破天际后,便倏地结束,只见地上躺了一具被贯穿胸膛的尸体。

  来不及合上的双眼向着天,瞪大的瞳孔仍残存着死时的惊惶恐惧。

  少年抽回木棍,血腥的眼开始搜寻下一个猎物,像个索命罗剎,正准备拘提下一个魂魄。

  「妖怪……」看着那少年向自己走近,卖茶的林大郎想逃,脚下却不住打滑,扑倒在地上,他的牙齿不停地打颤,想呼叫却挤不出声音,然而也没有机会了。

  染着鲜血的木棍在下一瞬间送入他的心窝,终止了他的生命。

  雨不断地下着,转眼间,地上又多了四具尸体,血花飞溅到少年的脸庞,他仍面不改色、眼眨也不眨。也许,他真是妖怪转世也说不定,否则怎么如此冷血,如此视人命于无物?他浑身的肃杀味和着嘴角边阴森的笑意,令人毛骨悚然。

  李道听到这妖魔似的笑声,什么力气都没有了,身子软绵绵地滑到地上,只剩眼睛还算可以使唤。

  「别、别杀我……」人都被杀光了,只剩下他和老村长,李道全身颤抖,不知道是害怕被杀多还是害怕那个红眼少年多?那茅屋明明被烧毁了,人怎么可能没事,还一口气杀了四个人?是妖怪啊,那少年一定是个妖怪!

  「孩子,别再杀人了。」天啊,这孩子才十四、五岁的模样,怎能杀人不眨眼,老村长实在看不下去了。

  「住口!」少年怒眉一拧,红眼扫向老村长。「滚,否则我一样杀了你!」他一步步走向李道,长久积累的怒气此刻全都直冲脑门。

  「神啊,救救我……」李道的声音因剧烈的惊惧而变了调。

  少年红眸炯亮,戾气狰狞。「你还不懂吗?祂站在我这边,我没被烧死,现在该你死了!」

上一篇:夜龙之息
下一篇:火烧赤壁主要的内容

最新消息